劉邦寵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卻神似項羽,長大后一錘敲死呂后男寵

Nov05

劉邦寵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卻神似項羽,長大后一錘敲死呂后男寵  以下文字資料是由(歷史新知網www.ipghpg.live)小編為大家搜集整理后發布的內容,讓我們趕快一起來看一下吧!

漢高祖劉邦,本是一介布衣,秦末時提三尺劍打天下,最終打下了萬里江山,建立了強大的漢朝。在其傳奇的一生中,曾多次面臨生命危險,但總能憑借自己旺盛的運氣躲過一劫。

劉邦寵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卻神似項羽,長大后一錘敲死呂后男寵

公元前200年,劉邦帶兵平定韓王信的叛亂,卻不小心在平城遭遇了匈奴冒頓單于的埋伏,差點被困死于冰天雪地之中。

在回長安的路上,劉邦經過了女婿——趙王張敖的轄地。對于這個老丈人,張敖表現得非常恭敬,像一個奴仆一樣親自照顧劉邦的飲食起居。然而劉邦卻惱恨于平城之敗,將所有怒火都發泄到張敖身上。

劉邦寵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卻神似項羽,長大后一錘敲死呂后男寵

面對女婿,劉邦伸出雙腿,毫無修養地席地而坐,就像一個簸箕一樣。在古人眼里,“箕據”是最侮辱人的姿勢。不僅如此,劉邦還用污言穢語辱罵張敖。

對于老丈人的侮辱,張敖可以忍,但他的部下貫高等人卻忍不住了。于是他們背著張敖,在柏人縣的一處廁所設下埋伏,準備等劉邦解手時將其刺死。就在這緊要關頭,運氣之神又站在了劉邦一邊。當時,劉邦毫無來由地自言自語道:“柏人,讀音就像迫人,此地不宜久留?!庇谑莿畹能囻{并未在柏人縣停留,而是直接揚長而去。

劉邦寵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卻神似項羽,長大后一錘敲死呂后男寵

紙是包不住火的,貫高等人的弒君陰謀很快被仇家告發,劉邦立即下令,將趙王君臣全部逮捕入獄,嚴加審問。在這些朝廷欽犯中,還有一個身懷六甲的女子,此人不斷向獄卒哀求:“請放了我,我懷了皇帝的孩子!”

這位可憐的女子被稱作趙姬。早在公元前199年,劉邦曾經過趙國,受到了熱情接待。為了招待老丈人,張敖甚至獻出了自己寵愛的小妾侍奉劉邦。然而沒成想,劉邦竟一發入魂,趙姬很快便懷上了龍種。

劉邦寵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卻神似項羽,長大后一錘敲死呂后男寵

聽了趙姬的哀求,獄卒不敢怠慢,于是如實告知了劉邦。誰知劉邦正在氣頭上,并沒有理會趙姬,仍將其關在監獄里。趙姬的弟弟不死心,他花費重金,找呂后的寵臣——審食其求情,希望他能說動呂后,放出趙姬。

很顯然,趙姬的弟弟并不知道求錯了人,呂后一向妒火旺盛,她又如何會輕易放過自己的情敵?審食其見呂后不肯求情,于是也沒有盡力相勸。最終,趙姬在監獄里生下一個男嬰,并取名為劉長。然而長期的幽禁生活或許激發了趙姬的產后抑郁癥,致使她在監獄里結束了自己的性命。

劉邦寵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卻神似項羽,長大后一錘敲死呂后男寵

趙姬死后,劉邦后悔莫及,于是他厚葬了這位露水夫妻,并將劉長交給呂后撫養。呂后雖然一向狠辣無情,但幼小的劉長或許激發了她心中的母性,于是將他待之若親生兒子。劉邦死后,呂后稱制,許多劉姓諸侯王皆遭誅殺,而劉長反而活得非常好。

公元前196年,4歲的劉長被封為淮南王。隨著年紀的增長,劉長最終意識到自己的親生母親到底是誰,也知道了自己母親是如何慘死的。他自然不敢歸罪于自己的養母——呂后,但他卻將仇恨傾瀉于不肯盡力求情的審食其身上。

劉邦寵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卻神似項羽,長大后一錘敲死呂后男寵

根據史書記載,劉長身材高大,力可扛鼎,簡直和西楚霸王項羽一模一樣。呂后去世后,漢文帝繼承了皇位。作為漢文帝唯一的弟弟,劉長恃寵而驕,常行不法之事,然而漢文帝卻總是予以庇護。

公元前177年,劉長終于決定為母報仇,他藏了一根鐵椎在袖子里,他會見審食其時,竟一椎將其砸死,就像當年朱亥殺晉鄙、項羽殺宋義一樣,盡顯其大力士的風范。在漢代,妄殺大臣是重罪,于是他負荊請罪,拜伏于漢文帝闕下。并聲明,自己殺審食其,不僅是為自己的母親報仇,也是為被呂后殺害的劉氏子孫而報仇。出于手足親情,漢文帝又一次原諒了劉長。而漢文帝的驕縱,最終激發了劉長窺探神器的野心。

劉邦寵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卻神似項羽,長大后一錘敲死呂后男寵

公元前174年,劉長悍然謀反,卻因謀劃不周而被發覺。最終,漢文帝廢掉了劉長的王位,并將之流放于蜀地。在去往蜀地的路上,劉長被關在全封閉的囚車上,沿途的縣官皆不敢打開囚車的封門,也不敢提供食物。與母親一樣,劉長非常喜歡走極端,他對仆人說:“大家都說我是勇士,如今我哪像個勇士?與其活得憋屈,還不如死了算了!”就這樣,劉長竟絕食而死。

囚車走到了雍縣,車內早就一點兒動靜都沒有了。當地的縣令戰戰兢兢地打開封門,卻發現劉長的尸體早已發臭。聽聞兄弟橫死的消息,漢文帝“痛哭流涕”。為了避免自己背負“殺害兄弟”的惡名,一向被稱為“仁慈”的漢文帝竟囚車沿途所有的縣令。

劉邦寵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卻神似項羽,長大后一錘敲死呂后男寵

最終,漢文帝厚葬了劉長,并封他的四個兒子為侯。很顯然,漢文帝對劉長的驕縱,實際就是為了誘使他造反,最終掃除這個唯一的危險,這與春秋時期“鄭伯克段于鄢”有異曲同工之妙。對這一點,甚至連老百姓都能看出,于是他們編出童謠揶揄漢文帝:

“一尺布,尚可縫;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p>

分頁: 1 2 3
關于本站
讀歷史故事,了解歷史人物,盡在歷史新知網。
七星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