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隋唐波斯文化的傳播,看中國傳統文化強大的包容性

Jan06

從隋唐波斯文化的傳播,看中國傳統文化強大的包容性  以下文字資料是由(歷史新知網www.ipghpg.live)小編為大家搜集整理后發布的內容,讓我們趕快一起來看一下吧!

從隋唐波斯文化的傳播,看中國傳統文化強大的包容性

常有人說,我們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在于其強大的包容性,那么這種包容性究竟是怎么體現的呢?

隋唐時期波斯文化對中國文化的滲入,可以說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隋唐時期,隨著天下大勢由分走向合,大一統王朝強大的軍事實力和凝聚力,使得中國歷史上第一個萬國來朝的盛世——開元盛世到來,此時也正是中亞的波斯文化全盛時期,借著萬國來朝的風潮,波斯文化開始流傳到中國。

而在面對波斯文化的傳播時,中國文化又是以怎樣的方式來體現自己強大的包容性呢?

傳統自給自足的農耕文明決定了小農經濟的壁壘性,這也是中國文化強大包容性的前提,保護中華文明不被其他文明同化

眾所周知,我們中華文明是一個土生土長,流傳不斷的農耕文明,農耕文明有一個最顯著的特點就是自給自足,兩千多年的封建王朝時期,我們一直將自己視為天朝上國,不是沒有道理的。

清朝乾隆年間,皇帝給遣使來朝的英國國王下過一道圣旨,其中有句話是這樣說的:

"天朝德威遠被,萬國來王,種種貴重之物,梯航畢集,無所不有,爾國之正使等所親見。然從不貴奇巧,并無更需爾國制辦物件。"

翻譯成白話文,意思就是我們天朝上國,什么都有,不需用你們英國人的東西。雖然以現在的眼光看,這種閉關鎖國的封建思想已經落后于時代的潮流,但站在乾隆,甚至更遙遠的隋唐時期的立場上,這么說也不無道理。

從文化的角度來講,在中華文化還處于青少年時期的隋唐,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帶給中國文化的是無與倫比的戰略定力。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提到:"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正是因為在經濟上的這種自給自足,文化上,也自然的形成了中國文化的壁壘。

當然這種壁壘有利有弊,當我們想要吸收別人文化的時候,壁壘就是阻力??僧攧e人想要同化我們的時候,這壁壘就是文化上的長城。這就好比是棋盤,固然雙方都想要吃掉對方的卒,可前提是你得先保護好自己的帥。

文化的壁壘性,是文化包容性的前提。想要融合別人,你自己首先就得有自己一套完整的,牢固的文化體系。而我們中國傳統農耕文明衍生出的小農經濟的壁壘性,在文化層面上則成為中國文化強大包容性的前提。

如果從全球文化的歷史軸上去看,隋唐時期,正是波斯文化的全盛時期,從宗教,藝術,建筑等等層面,崇尚商貿的中亞細亞各國使節商人,不遠萬里的將他們的文化帶到世界各地,其中處于東方的中國,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個目的地。

在這種情形下,若沒有本土文化強大的壁壘性作為前提,而是被強大的波斯文化徹底同化,那么也許今天中國的歷史,早就被改寫了。

好在隋唐時期,中國文化經過了兩晉南北朝的積淀,也正處于一個茁長成長,極富有生命力的階段,在這種前提下,我們自己的文化認同和壁壘都是非常強的。這給面臨波斯文化滲入時,我們中國文化能夠融合它,而不是被它融合,形成了最好的保障。

中國和而不同的多元文化,追求文化最大公約數,文化多樣寬容開放,是中國文化強大包容性的基礎

人是很奇怪的動物。野生動物之間,不管是兇猛的獅虎,還是溫順的綿羊,都不會因為吃草吃肉的習慣差異而撕咬。但人不同,文化看上去是個形而上的概念,但世界歷史上,因為文化入侵而發生的戰爭舉不勝舉,甚至為此亡族滅種者,也不在少數。

可是翻開歷史書就會發現,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因為信仰和文化的差異而發生的戰爭,屈指可數,是我們中國人不愛打仗嗎?

當然不是,中國的文明史,就是一部戰爭史,兩千多年的封建史上,我們的先輩因為土地戰爭,因為人口戰爭,因為資源戰爭,但就是很少因為文化的不同而戰爭。

以面食為主的北方人,沒有因為南方人吃米而討伐他們,粽子里喜歡包紅棗的人,沒有因為別人喜歡往粽子里包肉松而刀兵相向。這是由我們中國文化豐富的多樣性決定的。

用一句直白點的話說,就是見多識廣,不以為奇。中國疆域的廣闊和歷史的悠久,塑造出多姿多彩的本土文化,若非是有統一的王朝和官方語言,陜西人去廣東,雙方文化的巨大差異不需要出國就足以讓雙方完全聽不懂對方說什么,語言都聽不懂,更別提文化了。

正是中國文化本身的多樣性和豐富性,給中國文化在應對外來文化的滲入時以極強的包容性,首先最起碼雙方不會因為文化的巨大差異而發生戰爭,這就給了文化互相接觸,互相融合以機會。

隋唐時期波斯文化的滲入,帶著極強的宗教色彩。襖教,摩尼教,景教等宗教隨著波斯商人進入隋唐時的中國,并在此落地生根。

明代天啟三年出土的《大唐景教流行中國碑》上記載:

“真常之道,妙而難名,功用昭彰,強稱景教?!?/p>

由此可以看出,景教等波斯文化的滲入,在隋唐時并沒有受到政府或者本土文化的排斥,反而尊重他們的教義,在不違反當時法律的基礎之上,允許他們在國內自行發展,在和而不同的基礎上,尋找最大公約數,以充實我們自己文化的多樣性。

事實上,從漢代開拓西域開始,來自中亞的文化就通過河西走廊源源不斷的進入中國,并被當時的人們所接受,成為中國本土文化的一部分,使得我們中國文化的內涵更為豐富多彩。

由此可以看出,和而不同,尋求文化的最大公約數,是中國文化之所以具有強大包容性的基礎。

文化主動出擊的開拓性,主動接納外來文化,“拿來主義”是中國文化強大包容性的具體手段

以上說的都是當外來文化主動滲入時的狀態,事實上,中國文化強大的包容性,還體現在我們主動吸收外來文化中有利于自己發展的地方。

以隋唐時波斯文化的滲入為例,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唐朝時期"胡服","胡曲""胡舞"的盛行?!杜f唐書·輿服志》中記載:

"開元以來,太常之樂尚胡曲,貴人之御饌悉供胡食,士女皆競衣胡服。"

就是這種主動吸收外來文化的例子。太常,就是管理國家禮祀的官員,地位高崇,象征意義非常重大。"太常之樂尚胡曲"當然不可能是波斯文化滲入,只可能是我們中國文化主動吸收波斯文化。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有很多現在已經融入到我們自己文化中的雕塑藝術,建筑技術等,都是當時主動從波斯文化之中吸收過來,并且把它本土化的。

有人說中國人喜歡"拿來主義",所以沒有自己的創造力,且不論這句話是否有道理,站在今天的角度去看,在文化領域,正是先輩們這種"拿來主義"豐富了我們中國文化,同時也服務于現實生活。

而仔細研究,就會發現,中國人是很講究經世致用的,那些精神層面的,純粹概念上的文化,我們接納,但也不會奉若圭臬。相反,那些比較貼近現實生活的,能夠幫助我們更好的生活,代表著先進生產力發展需求的文化,我們不但不排斥,反而主動出擊,迅速地將它本土化,然后融入到現實生活中來。

這種主動出擊的開拓性,是千百年來保障著中國文化不斷更新換代,不被別人所拋下的手段。文化本質上是思想,固化,一沉不變的陳舊思想,只是故紙堆上的一串符號。真正的文化,必然是思想和思想的碰撞,是不斷吸收外部營養,同時自我更新的民族軟實力。

隋唐時期,面對波斯文化的滲入,正是我們中國文化中保留了這種敢于主動接納外來文化,對自己進行更新換代的開拓性,才使得我們中國文化自身能夠一直站在世界的前列,產生強大的向心力,這又在一定程度上增強了中國文化的自信和包容性。

綜上,隋唐時期,中國文化首先憑借著自己完整而獨特的文化體系,形成強大的文化壁壘,使得面對當時波斯文化的滲入時,我們自己首先不會自亂陣腳,而這是我們文化之所以有強大包容性的前提。

其次,中國文化從古至今都是一個多民族的融合的,豐富多彩的文化整體,隋唐時期作為我們中國文化的一個高峰時期,各民族空前融合,在大一統的王朝下,形成豐富多彩的多元文化。同時,這種多民族融合的多元文化,給了我們中國文化在處理外來文化滲入時正確的方法,那就是在尊重的前提上,保持多樣性,和而不同,尋求文化的最大公約數。

最后,中國文化強大的包容性,還體現在它敢于主動出擊,吸收外來文化中有利于自己發展,有利于人民生活的部分,并大膽革新,最終將它本土化,為自己所用的開拓性上。這種文化的開拓性,保證了我們不會被時代落下,反過來又成為文化強大壁壘和多樣性的基礎。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盛唐和開元盛世已經離我們遠去,中華民族再次站到了一個決定民族命運的關口,中國文化也面臨著和當時隋唐文化面對波斯文化滲入時一樣的現狀,該怎么做,先輩們已經用教科書式的答案給了我們方向。

參考文獻:

《舊唐書》

《明史》

    分頁:13
    關于本站
    讀歷史故事,了解歷史人物,盡在歷史新知網。
    七星彩开奖结果